路見不平 卸袍相助 - 專訪婦女基金會CEO 樂鳳蘭Fiona Nott

April 06, 2018

文:麥提爽

 

雖以婦女為名,但別以為婦女基金會The Women’s Foundation(下稱 TWF)的服務對象只是成年女性。以「研究、合作、改變」為忠旨的TWF,多年來致力改變自古以來的男權社會,從下一代的教育開始播下男女平權的種子,這才能改變現況,使商業社會上的男女真正平等。婦女基金會CEO Fiona Nott 的目光要再遠大一點,不只是為了女性權益,男女平權對社會的益處才是重點。

生意VS社會議題

作為一名土生土長的澳洲女性,Fiona Nott 擁有文學士及法學士學位,無論在商界還是法律界,都大有發展空間。選擇投身NGO,叫很多人不解,但她對自己的路從來都清楚明白。「二十年前我作為年輕律師到港發展,認識了很多朋友,更已視香港為家。早於事業生涯開始前,甚至早在大學時期,我一直關心大小社會議題,在澳洲畢業後第一份工作,就是跟一位專注人權的法官合作,而在港工作的第一家律師樓亦主要處理社福界的案件。雖然很多人都認為,生意及社會議題『大纜都扯唔埋』,但其實兩者並非對立,到最後都是可以改善社會,而我則幸運的能在工作之餘對此作出嘗試。」或者在很多人的眼中,Fiona的想法非常單純,因為利益衝突總會存在,但她在TWF的工作就正正證明了自己所言非虛。

生命中不能承受的輕

「初來報到時,我曾認為香港作為一個國際大都會,男女看似非常平等,但當你挖深一層,就會發現女性每天都面對很多挑戰,假如我們稍為看看數據,也許你們會發現『不一樣』的香港。」Fiona表示,挑戰之多讓人難以置信:女性收入比男性收入低22%、企業管理層中只有29%為女性、女性產假只有十週(過去二十年都沒有調整)、每7名女性就有1名曾被性騷擾(其中九成更沒有舉報事件)…筆者聽著Fiona「如數家珍」般將問題活生生擺在眼前,才發現女性在現今所謂文明社會上,面對的困難舉不勝舉。

 

改變大環境 多線進行

有見及此,TWF的工作一直以來也是從大環境入手,多線推動全面改變,如教育,職場師友計劃等。「在TWF的計劃中,我們嘗試同時改變小朋友及成人的環境。在學生方面,我們嘗試改變既有的性別定型,例如鼓勵女學生修讀STEM(Science、Technology、Engineering、Mathematics)科目和挑戰媒體對女性既有的標籤,從而讓下一代更健康地成長。

在成年女性方面,我們有職場師友計劃及30% Club等項目,一方面希望更多女性可以成為管理層之餘,亦能以自己的經驗影響一眾年輕女性。除職場女性外,我們更有理財認知及就業培訓計劃,希望為邊緣女性如家暴受虐婦女、單親媽媽等提供訓練,令她們能更容易投入職場及改善自己和家人的生活。」

如何在性別上達至平等,Fiona從不覺得這只是女性的問題,反而她認為若不鼓勵男性接觸及參與此議題,大環境根本沒有改變的可能性:「男和女的組成就是社會,而女性平權是一個社會議題,男女從不對立而我們要改變的只是此風氣及現象。因此我們今年會將「賢士同行」(Male Allies)的構思變成一個項目,男性將會成為我們的盟友,參與有關女性議題的討論,推動女性平權之餘,更能改善商業生態。」

 

非一朝一夕 仍邁步向前

在訪問完結前,Fiona指出雖然最近越來越多人關心女性議題,先有#metoo,後有inclusion rider,但事實上改變仍遠遠不足。社會議題有增無減,先有政府要解決社會撕裂,後有世界注目的女性平權,要解決並非一朝一夕的事,但Fiona最後亦笑說:「起碼不只我們在關心此議題,還有你們,在替我做訪問,並將訊息散播。」正如讀者們,亦同樣地跟筆者在接觸這個「不一樣」的香港。

Fiona Nott
婦女基金會